现在位置:首页 >> 母婴育儿 > 博彩会员被冻结|故事:我花半辈子心血买套房,不孝儿欠债10万,偷我房产证抵押 >>
母婴育儿
博彩会员被冻结|故事:我花半辈子心血买套房,不孝儿欠债10万,偷我房产证抵押
发布时间: 2020-01-11 08:09:34 点击率:1862

博彩会员被冻结|故事:我花半辈子心血买套房,不孝儿欠债10万,偷我房产证抵押

博彩会员被冻结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君安在

中午头儿,赵灿给赵思全喂好饭,等他睡着了,简单收拾了一下病房,准备回家。

他和媳妇儿杨燕开了个小超市,这年头儿生意不好做,日子勉强过得去。杨燕节俭,不肯请人,超市全靠夫妻俩撑着。下午客人多,赵灿怕杨燕一个人忙不过来,打算回去吃口饭就赶过去。

出了门,赵灿看见刘主任的办公室门开着,脚上的步子停了下来,想了想,敲门走了进去。

“主任,我爸的结果出来了么?”

刘主任和赵灿他爸年纪相仿,是退休后返聘的老专家,头发斑白,他看了眼一脸关切的赵灿:“来,先坐吧。”

赵灿轻轻拉开椅子,坐了下去。刘主任拿出几张化验单,指着上面的数据给赵灿解释了一通,赵灿不大听得懂,只有最后一句明白了意思。

“现在这种情况,我们还是建议得做手术。”

“行。”赵灿应道,“啥时候能做,我这会儿去缴费?”

赵灿的话让刘主任有些意外:“你们家里人不用商量一下?手术的费用加上后期的治疗费,可能……50万左右。”

赵灿不是不和家里人商量,他是觉得医生让做手术,自然就是越早越好,赶紧把钱付了也好省心。可是50万,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过的数字。

赵灿停顿了会儿,两只手放在桌子上,紧紧地绞在一起:“主任,做了手术我爸就没事了吧?”

其实对于这类问题,医生都有固定的回答方式,可想到赵灿平时照顾他爸尽心尽力,刘主任于心不忍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这个不能保证,大概……保守估计百分之五十的概率。可如果不做手术,就……”

赵灿本能地把手伸进兜里想把烟取出来,想到这里是医院,又把手抽了出来。

刘主任看赵灿低着头不说话,从桌上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:“你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吧,有什么要咨询的,随时问我。”

赵灿走出办公室,感觉脚下无力,给杨燕打了个电话:“燕子,你把超市关了,来家一趟,我等你。”

赵思全回到家里,迟迟没等到杨燕,倒是儿子小航放学先回来了。赵灿来不及生气,先去厨房洗菜,准备给儿子做饭。

赵灿和杨燕平时开超市很忙,没时间接儿子放学,都是小航自己一个人回家。这一点,赵灿一直觉得对不起儿子。

父子俩正坐在饭桌前吃饭,家里的门被打开,杨燕一边进门,一边摘掉围脖。

赵灿皱起眉头:“怎么才回来。”

“今天一中放月假,学生多,我一个人都忙不开。”

赵灿心中的火气顿时消了大半,杨燕平时省吃俭用,为了这个家也确实不容易。

杨燕见赵灿不说话,坐到桌边:“这么急着喊我回来,出啥事了?”

赵灿看了眼在扒饭的儿子,开口道:“小航,你先回卧室,爸跟妈有点事要商量。”

杨燕见赵灿这阵势,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。果然,就是赵灿他爸的的事。虽然心里早有准备,但听到50万这个数字时,杨燕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。

短暂的沉默后,杨燕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赵灿只回答了一个字:“治。”

“可五十万,咱们哪儿来这么多钱?”

“不还有我大哥么,两家一起出力,总归有办法。”

“你大哥?”杨燕冷笑了一声,“他条件比咱们还不如,再说了他那个老婆,会愿意让他出多少钱?”

“实在不行……”赵灿犹豫了一下,“咱还有房子。”

一听这话,杨燕突然抬高了音量:“你光考虑做你的孝子,你考虑过我和儿子么!积蓄和房子都掏光了,以后这个家还怎么活?你好面子,非要小航上私立初中,学费死贵,到时候儿子学费都交不起!再说了,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,治不治得好都不一定。你爸这么大年纪了,就算治好了……”说到这,杨燕大概感觉接下来的话有些刺耳,停了下来。

赵灿看着杨燕眼泪快掉下来了,声音软了下去:“燕子,我知道你和小航都不容易。可这是我爸,我要是不给他治,我还是人么?”

“我也不是不让你给他治,你爸病了我心里也不好受。”杨燕说道,“我是想让你考虑清楚,以后我和儿子怎么办,你不能一个“治”字就自己做主了。而且,毕竟不是你亲爸,你思量……”

杨燕还没说完,赵灿像是被引爆的炸药包,突然爆发,一掌拍在桌上,吓得杨燕眼皮跳了几跳:“亲生的怎么了,不是亲生的怎么了!我只知道,这么多年,要不是我爸,我他妈现在在哪儿吃牢饭都不知道!”

说完,赵灿摔门走了出去。他在楼道里点了根烟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。当怒火褪去时,回忆在烟草的气味中一点一点泛了上来。

当年,那些荒唐的,无知的岁月,还有赵思全对他的救赎。

养父病重需要50万,我想卖房凑钱,只因20年前我有事愧对他。

赵灿知道自己身世那天,已经是一二十年前的事了。那会儿赵思全还没有退休,在单位兢兢业业了二十多年,因为为人仗义,在家里那一片口碑很好。

赵思全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赵辉为人踏实,毕业后听赵思全安排,进了老爹的单位。而赵灿,是小区里出了名的小混混。

混到什么程度呢?混到他哥结婚当天,他连婚礼都不来参加。

对于这门亲事,赵辉对象的妈刘芳总体来说是满意的。那年头的彩礼钱还没如今这么贵,赵思全答应把一套房子给女儿张莹莹和赵辉当婚房,可以说是十分体面了。

赵思全在单位算是个小领导,但一辈子两袖清风,加上经常接济困难群众,家中也算不上富裕。他在单位干了大半辈子,也不过给分了这一套房子。

婚礼上,气氛很热烈。张莹莹从小家教严,言谈举止很有礼貌,大伙看着这对小夫妻郎才女貌,由衷地送上自己的祝福。

按规矩,新媳妇要给公公婆婆敬茶,张莹莹嘴甜,话说得赵思全乐得合不拢嘴。可就在这笑声中,隐隐传来了什么不和谐的声音。很快,那剧烈的敲门声让屋内的欢声笑语渐渐淡下去,众人脸上带着不悦。

是谁这么没礼貌,别人家结婚的时候来打扰人?听那敲门声,如果屋里的人不给开门,除非门被敲碎,否则是不会住手的。

赵思全快步走到门口,把门打开来,整个人愣在了原地。

站在门口的人叫马三,是这一带有名的痞子流氓,站在他后面的,是他的小弟们。十几个人拿着家伙,一个个头扬得恨不得拿下巴看人。屋里的人忍不住往里站了站,想离这伙人远点。

“马哥,今天我儿子结婚,你来给捧场,太给面子了。”赵思全经历的事多,此刻倒不慌张。

“你就是赵思全?”马三看着赵思全脸上的笑,依旧冷着脸。

“就是我。”赵思全一听,心里感觉不妙。

“这房子,是你的?”马三接着问道。

“是我的,怎么了?”赵思全答道,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刘芳神态上的变化,听赵思全还说房子是他的时候,那表情,好像她家东西被人抢走了似的。

“你欠了别人钱要还不上,这房子今天就得给我抵押过去。”

马三这话说完,屋子里几乎没人相信。且不说赵思全虽不富裕,但家里条件也不差。再者,赵思全就算是缺钱,也不会找马三这样的人借钱。

“马哥,你认错人了吧?”赵思全笑着说道。

“这能有错?”马三说着,从身后小弟手里接过一个塑料袋,把里面东西掏了出来。

众人一见,眼睛都看直了,那房产证上,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赵思全的名字。刘芳心里骂道,都说赵思全为人忠厚,自己真他娘的是瞎了眼。还说什么婚后把房子过户给女儿女婿,原来房产证都抵押出去了。这不是空手套白狼,把自己女儿给骗走了么?

“这房产证假的吧!”赵辉喊道。

“你等着,我去把房产证给你找出来。”儿子这么一说,提醒了赵思全。

赵思全急匆匆进了卧室,爬到壁橱顶端,他记得房产证就放在最顶上那一格里。

柜子门被打开,赵思全愣在了上面,里面空空如也,啥也没有。这下,赵思全有些慌了。这房子,是他半辈子的心血。可好端端的房产证,怎么可能自己长腿跑到别人手里去了?

众人看着赵思全在家里到处翻箱倒柜,终于开始意识到不对。难道,老赵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把房子都抵押出去了?

最后,马三不耐烦了,喊道:“别再翻了,再怎么找也没用,房产证就在我手里。我们收人家钱,帮人家来讨债,还能来蒙你?”

赵思全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是来讨债的,让我看看欠条。”

没想到,马三还真把欠条带了过来。赵思全一看,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欠条上写着赵灿的名字,总共欠了别人十万块钱。不用想,这房产证一定也是他偷出去的。

我花半辈子心血买套房,不孝儿欠债10万,偷我房产证抵押。

这时候,马三才发现,欠钱的不是赵思全:“原来是这小子啊,老五只说让我来找你讨债。我还以为是你欠的钱呢。怪不得昨天他让人把这小子给抓回去了,你是他爹?”

赵思全一听,急了:“你们把我儿子怎么了?”

“现在还没怎么,可要是还不上钱,那可就……”马三坏笑道。

“你们这是绑架。是违法!”赵思全吼道。

“欠钱不还就合法了?”马三反问道,“兄弟,我实话跟你说,我们确实也不是啥正经人。现在人在我们手里,你最好赶紧把房子交出来。”

“可这是我儿子婚房!”

“那你们就接着结,别管你小儿子死活了。”

“大哥,我这结着婚呢,能不能过两天再说。”赵辉看着刘芳阴沉的脸,上前讨好地拉着马三说道。

马三笑了出来:“兄弟,敢情我在这跟你讲笑话呢?你意思这房子先借你结婚用用,过两天再收回去,你他妈炕都捂不热呢!”说完,马三身后的小弟纷纷笑了起来。

“你看吧,要房子就别要人。”马三看向赵思全。

房子给马三,今天这婚势必是结不成了。这下,屋内所有人都看向赵思全,看他怎么抉择。

赵思全也算是见过世面的,此刻却也犯了难。大儿子和小儿子,手心手背可都是肉。

这时,刘芳突然站了出来:“这婚啊,今天咱也别结了。”

“亲家母,你这……”赵思全一脸诧异地看着刘芳。

“行了行了,都散了吧。”

刘芳喊道。

女方家主动叫停婚礼,在场的人都有些意外。赵思全顾不上这些,跟着马三去找他说的老五去要人。来的客人见这情形,走的走,散的散,原本热闹的屋子一下子冷清起来。

赵辉见状,整个人都急了。他其实是有自知之明的,他的工资水平其实也就一般,只不过是图个稳定,加上单位福利好,所以有不少老一辈人喜欢。张莹莹长得好看,还学过舞蹈,追她的人一大把。赵辉追了张莹莹整整两年,好不容易才和她在一起。现在终于要结婚了,却闹了这么一出。

刘芳拿着电话出了门,像是要和人商量什么。赵辉来到张莹莹身边:“莹莹,对不起,今天这事确实是我们家对不住你。”

张莹莹穿着红色的婚服,精心打理过的妆容漂亮得跟明星似的:“我知道这事不怪你,可现在事情闹成这样,可怎么办呀?婚礼前前后后准备了几个月,结果我没嫁出去,我……我都要丢死人了!”张莹莹声音里带着哭腔,说完着急地跺了跺脚。

“怎么嫁不出去,等这事过去了,咱们再把婚礼办了。”

“你觉得我妈还能同意么?她这会儿没准就打电话给我爸商量退婚的事呢!”

赵辉一听,急了:“那你快跟你家里表个态,咱俩谈了这么久,怎么能说不结婚就不结了呢!”

张莹莹想了想,说道:“我从小就听我妈的,我拗不过她。而且我妈说得也有道理,我一个女孩子嫁到你们家,给套房子有个保障,也是应该的。”

这下,赵辉明白了事情的要害之处,赶忙说道:“你放心,这房子我一定留给你,等会我给你妈保证去。”

“你别吹牛了,你家房子都被你弟弟抵押出去了,你爸难道还能为了我不要你弟的命?天底下又不是一个女孩能跟你结婚,可你弟只有一个。”

“不会的。”赵辉凑到张莹莹耳边,低声说了几句。

张莹莹瞪大了眼睛:“真的?他不是亲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赵辉肯定地点点头,“这房子我爸一辈子心血,为了他这么个混账,我爸又不傻。再说了,我听说我爸和他亲生父亲有矛盾,只不过不知道因为啥,才收留他在我家。”

张莹莹半信半疑地盯着赵辉,赵辉拉住她的手:“你放心吧,我才是我爸唯一的亲儿子。”

张莹莹还没回话,刘芳走了进来:“莹莹,走,回家。”

“妈!”赵辉喊道。

“现在可别乱叫了。”此刻,刘芳看赵辉的眼神全变了。

“妈,这房子我保证留给你,你们别走啊。”

“你说留就留,我看你也做不了主。我们张家的脸,今天算是丢光了,我还没跟你要精神损失费呢。”

“真的,妈,我保证,我是真心喜欢莹莹的。”

赵辉拉住张莹莹的左手,刘芳拉着右手,两个人较着劲,张莹莹在中间被拉扯着。

“行,你要是真想娶我女儿,我再给你次机会。”

“您说!”

“这房子我也不要了,十万彩礼钱,你看着办吧。”这是刘燕刚才电话里和家里那边盘算的。经过这么一出,这房子在刘燕心里已经不靠谱了,只有实实在在的钱到手才踏实。

“十万?先前楼下的小伙结婚彩礼才两万八!”赵辉忍不住叫道。

“那你去找别人呗,之前有个小伙子追莹莹,上来就说送我们家辆宝马车,被莹莹给回绝了。就冲这份情,你觉得值多少钱。”

赵辉上牙紧咬着嘴唇,心里纠结着。十万,他自己是万万没有的,估计他爹老赵所有积蓄也就这个数,多也多不了多少。

刘燕见状,拉着张莹莹就要往外走。赵辉心里一急,喊了起来。

“给,我给!”

存折没在城里的房子里,赵辉记得老赵给放在老家爷爷奶奶那儿了,他知道大概的位置。

赵思全跟在马三身后,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办。他心里清楚,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鸟,这会儿没动手只不过是先礼后兵,要是钱还不上,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正想着,马三说了句:“到了。”

赵思全跟他们进了一栋单元楼,客厅里乌烟瘴气的,几个男人叼着烟在打麻将,屋子里一片喧闹。

“老五,这就是那小子的爹。”

马三说完,那个正在搓麻将的光头停下手头的动作,抬起头看向赵思全。

“我儿子呢?”

赵思全向里屋看去,可惜门掩着。马三说道:“你放心,那小子现在好着呢,可是这房子你要是交不出来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赵思全顿了顿,对屋里的人说道:“几位大哥,我儿子赌博输了钱,赌债也是债,欠债还钱再正常不过。只不过这房子是我大儿子结婚用的婚房,能不能给我留着。”

“留着?”老五笑了笑,“你是没看到你家那小子赌的时候有多潇洒,现在后悔,晚了!我的钱也是钱,也是一点一点挣来的,说不还就不还了?”

“我没说不还,就是想商量商量,通融下。”赵思全好声好气地说着。

老五笑了笑:“商量?先剁根手指让我看下诚意。”

“兄弟,你这就过分了吧。”

“过分,你要是觉得我过分,就掂量掂量你小儿子的命。”老五一副不在乎的样子。

赵思全看着老五一脸无赖的样子,知道今天不下血本是回不去了。可是那房子他答应了给儿子,亲家母那边也说好了,他要是食言,以后让小辉还怎么在莹莹家面前抬起头。

赵思全思索了一会儿,咬咬牙说道:“这样吧,我儿子欠了八万,我双倍还给你,十六万,行不行?我现在没这么多钱,先给十万,剩下的我再想办法。”

老五一听,眼中一亮,随即又露出勉强的样子:“那就这样吧,老子信你一回。”

见老五答应了,赵思全感觉心里在滴血,但已没什么反悔的余地了。

前段时间小区里有人家遭了贼,赵思全把存折都暂时放在了他父母那边。

看来,得回老家一趟了。

赵辉这头儿,好不容易哄好了张莹莹还有她妈。恰好爷爷奶奶在这参加婚礼,就把老家钥匙给要了过来,就说是要回去取点东西。

赵辉寻思,这种时候也顾不上其他的了,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,也只好先斩后奏了。先把存折放到莹莹家人面前,表达下自己的诚意。

老家离城里有一段距离,赵辉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整个人饥肠辘辘,顾不上吃饭,径直进了爷爷奶奶卧室,老两口估计就把东西放这了。

可刚搜了一半,赵辉就察觉到不对,房子里的东西摆放凌乱,像是已经被人翻过了。可赵辉转念一想,刚才进来的时候,防盗门锁得好好的,能出什么问题?于是没再多想,继续找了下去。

可赵辉越找,心里越纳闷,他能想到的可能放存折的地方,他都找过了,就是没有。看着被他翻得一团乱的家里,赵辉想起刚才的异样,心里突然传来不好的预感。

难道家里真的遭贼了 ?

一想到存折上的钱都被偷了,赵辉腿都软了下去。他赶忙把房间里简单收拾了一下,匆匆往城里赶去。他得赶紧找爷爷奶奶核实下存折到底在不在家里,出了事的话得赶紧报警。

进了家门,赵辉没看见爷爷奶奶,反倒是看见了赵灿。坐在饭桌边,面前放了碗面条,“呲溜呲溜”往嘴里吸着。

赵会有些意外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哥,你还希望我被人抓走回不来了?”赵灿抬起头。

赵辉有些尴尬:“不……不是,没有。爸呢?他不是去找你了么?”

“对呀,咱爸把事给解决了。”

“什么?这房子答应给人家了?”

“没有。”赵灿摇摇头,“这房子爸不是答应给你当婚房了么?爸答应赔人家十六万,人家把我给放了。”

“什么!”赵辉忽然抬高音量,吓了赵灿一跳,“那么多钱,说给就给了?”

“咋了,我的命还不值这么多?哥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“爸人呢?”赵辉按住赵灿的肩膀,高声问道。

“你这么激动干嘛?回老家拿存折取钱给人送过去呀。”赵灿推开赵辉的手。

这下,赵辉明白怎么回事了,心中怒火顿时烧了起来,破口大骂:“你个臭崽子,坏了我两回事!你能不能要点脸?”

赵灿把筷子拍在桌上:“你吃炸药了吧,说话这么冲!”

“我他妈说的就是你,房子房子你拿去抵赌债,现在又把存折里的钱给弄没了。你就是个害人精!”

“哥,你说这话就不地道了!”赵灿站了起来,“房子现在不是没事么?之前把房子给你,现在你又打存折的主意,都是爸的儿子,凭啥啥好处都给你?”

“你……你是个屁!”赵辉指着赵灿说道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老子说你是个屁!你是个屁的爸的儿子!”说完,赵辉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停了下来。

“你把话说清楚。”赵灿拉住赵辉。

赵辉躲闪着赵灿的眼神,这下赵灿更加觉得不对劲了。手上一用力,把赵辉拉到他面前:“到底啥意思!你快说!”

赵辉看着赵灿染的黄头发,想想今天的遭遇,心里一横,说了出来:“你压根就不是爸的儿子,我是爸唯一的亲生儿子。”

“你放屁。我不信!”

赵辉越说越激动:“你他妈就是个捡来的,没人要的东西,寄人篱下这么多年。你不仅不感恩,还只知道祸害人!”

“你觉得我会信?”

“你不信就去问,城南化工厂,当年你爸妈都是里面的工人,出了事故被炸得骨灰都找不到。你不信就去打听,肯定还有老工人知道。”

赵灿没有回话,脸色有些惨白。

赵辉继续说道:“这么多年,我们家给你吃给你喝,现在你还要把我爸一辈子积蓄给拿走,你要不要脸?”

赵灿瞪着赵辉,那眼神让赵辉心里一惊,骂人的话变得结巴起来。

突然,赵灿向家外跑去,出门前,他重重地把门摔上。

赵辉吓了一跳,他预感,赵灿可能要出事。可不知为何,心里又莫名地有一丝快感。

赵思全从老家取了存折,本打算直接把钱取了还给老五,可到了银行转念一想,决定先回家一趟。

他要带着赵灿一起办这件事,让他亲眼看看他爸十几年来的血汗钱,就这么被他给糟蹋了。赵思全不为别的,只希望能通过这件事让赵灿醒悟,以后别再干这么混账的事情。

到了家,赵思全开了门走进去,却只看见赵辉一个人在家里。饭桌上给赵灿煮的那碗面还在,吃了一半,筷子散落在一边。

“你弟人呢?”赵思全问道。

冷静下来以后,赵辉此刻也有些后悔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出……出去了。”

“又出去了?”赵思全骂道,“这个小王八蛋,刚出了事,还不给我消停!”

可说完,赵思全又觉得不对劲,赵灿被关在老五那儿一整天,肚子饿得咕咕叫,桌上的面条吃了一小半人就走了,这怎么可能?

再一看赵辉眼神躲躲闪闪的,赵思全觉得其中一定有猫腻,问道:“到底咋回事,你弟去哪了?”

赵辉看着他爸的眼睛,觉得左右是瞒不住,干脆说了出来:“我……我不小心说漏嘴,把小灿的身世跟他说了,说完……说完他就跑出去了。”

“你!那你不知道追么!”赵思全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我……我当时也在气头上,我……”赵辉说道,“他一个养子,把家里闹成这样,还要把家里积蓄都弄走,我当时气不过……”

“什么叫一个养子把家里闹成这样?”赵思全喊道,“当年,是咱们家对不起他!”(作品名:《亲生》,作者:君安在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上一篇:个税法修正草案:子女教育房贷房租等支出拟税前扣除
下一篇:智诚堪布答:闻思修课程太多,应如何取舍?